The first appearance of Shu-Mount

冉闵发布《杀胡令》
夜色微凉,大营中帐传来冉闵将军的一声断喝:"胡人畏威而不怀德,我意已决,《杀胡令》檄文天下,戎狄豺狼,天下英雄共诛之!"
众将领高声应喝,白眉默然而立,不再做声,片刻之后弯腰一拜,缓缓退出统帅大帐。
白眉是武将,长的面如冠玉,身材挺拔,看起来就似一位玉树临风的白衣书生。
他抬头看了看月色,双眼映照着月光闪闪发亮,便走到马厩牵出一匹黑色快马,打了声招呼出了守卫营,快马加鞭向瓦屋山麓狂奔而去。
今夜月色如银,一人一马如同闪电,跑的极快,不长时间就来到了瓦屋山麓,一片巨石岩壁前。
马儿还未停稳,白色身影就从马背上一跃而起,顺着岩壁缝隙向上攀援而去,一会儿功夫,白眉就爬到岩壁高处一道隐约的黑色裂缝处,稍作停留,忽然闪身不见...
这是一个天然岩洞,开口处极窄,白眉慢慢往前挪动着,走了大约3~4米,忽的脚下一空,身体顺势往前蹲下,顺势滑入到一个巨大卵状空间中。
半个月前,白眉在这悬崖绝壁之上,无意发现了此处洞穴,感觉处处透着玄机,不知道是什么上古先人开凿了此处空间,或许是个修炼之所。
滑到石室中央缓缓站稳后,黑暗中稍作停留,双眼便渐渐适应了环境。
向前看去,隐约看到中间地面,有一抹流动的紫荧光略明略暗。白眉顿时觉得非常奇怪,上次来时在白天,洞口斜射入的阳光柱透着轻尘飞舞,没有任何异样,今天却发现如此怪异闪动的紫光,白眉缓缓摸到光芒前坐下,小心的观察着流动的淡紫色光芒,只见光芒下隐约浮现这一个黑色方块的轮廓,方块表面有凸起黑色符文若影若现。
白眉默默的注视着方块,下意识的伸手去轻轻试探荧光。
眨眼间,手指就摸到方块上的凹凸不平的符文。
紫色荧光生物诱惑
白眉摸到了一处圆形的小凹槽,便试着用食指探入,稍一用力,就感觉到有几枚尖刺,指尖传来一阵轻轻刺痛...
刹那间,若有若无的紫色荧光像注入了生命般明亮起来,飞舞出无数明丽的颜色,瞬间整个洞穴就像张开了一眼变化无穷、深不可测、极其艳丽的紫色海眼,就像苏醒过来的女神的眼眸,无法形容的摇曳生姿,这海眼流光溢彩的活了过来、又微弱的仿佛要流逝而去......
白眉心中大急,仿佛神志不受控制,一心想随 "她" 而去,猛的向波光粼粼变幻的海眼扑去,感觉头部一阵剧痛,撞上黑色方块的符文棱角,一股浓厚血腥味扑面而来,他抹去额头淌出的血液,随手向下甩去。
忽然之间,有一种异样感觉传来,好像无数细微触须在明暗流动的荧光中,顺着甩出血液,悄悄的无声无息的触摸过来,像风、像雾、又像万千看不见的黑色细丝。
恍惚中,紫色荧光中,方块像黑色的斗篷忽然膨胀起来,变幻成一大蓬浓的化不开的黑雾,接着像巨型孢子丝猛然爆炸喷发开来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感觉到无数的黑线从手指伤口、鼻子、耳朵、眼睛... 无孔不入的钻了进来。
白眉不由得狂惧大喊,却听不到半点声音,只感觉口里、鼻里、耳里、眼里塞满了无数的黑线,咬不断,挡不住的往里钻。
就像一万亿只无比细小的钢针,牵引着无数纳米细丝,在全身血管、筋肉、骨髓、脑颅里穿行交织。
一瞬间,无比的剧痛让白眉失去了知觉,晕厥了过去.....
瓦屋山,孤峰状的山体矗立在峨眉以西,宽阔的山顶平坦如桌。
黎明第一缕曙光刚刚射出,石室所在的瓦屋山西南角,如同地震一般,突然强烈的抖动起来。
山体上无数大小的岩石纷纷滚落,升腾起大量尘土,恍惚间,一座巨大的黑色方形山体,像一个巨人从瓦屋山缓缓拔地而起,黑色方山底部放射出奇异的青色光芒,缓缓向半空上升而去,
伴随着一抹金色朝霞,远远看去,只见巍峨之气蒸腾云间,朝霞映射下,巨大的金色方山云雾缭绕,宛如仙境灵山。
远处西蜀大营,出现阵阵骚动,众多将士聚集在一起,望向不远处烟气蒸腾,发出巨震的瓦屋山,惊魂不定,议论纷纷;
统帅大帐一角,一位消瘦的老者望着远处升腾而起的巨大山体,一屁股坐下,嘴里缓缓念叨 "蜀山已现、汉室必兴"....
远远望去,仿佛漂浮起一座黑色的巨型方块仙山。
方山宛如一尊定海昆仑,映射着金色的阳光,在山之上弥漫着一道道云雾,仿佛有剑意环绕,风过瑟瑟而鸣。
随着朝阳的升起,仙山越升越高,已入云端之上,隐约看到缓缓向蜀东峨眉山而去,在峨眉山万佛顶上方隐入虚空不见.
蜀山浮空造,落地蜀山崩
白眉逐渐苏醒过来,感觉身体充盈着说不出来的奇异能量,抬头向前方一看,所在的石室好像变成了一个半透明巨蛋,自己就在巨蛋的中央。
目力所及之处,半透明的地面几乎没有任何延迟,立刻变得透明清晰,毫无阻碍就能看到下方,是如同万丈深渊一般的峨眉山万佛顶,仿佛能感觉到山风凛凛吹过。
白眉不由大惊,赶紧向后急退。与此同时,脑子里却响起一个陌生的音符...
“别动, 停...下...来!”
这音符像从脑子里自动出现的信号,没有半句声响,但白眉却听的异常清晰,这种感觉,好像是自己在大脑里与自己对话,听的清清楚楚,你切知道他/她不是你...
白眉意念一动,瞬间问道:“妳是谁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....”,
转念之间,大脑里立刻有了轻轻的回应:“ 别.担心,我.是另一个你,你激活.了我..., 我是..来自万亿...光年之外..龙胶囊. ,我与你.一体.. 共生“
龙胶囊-蜀山
白眉瞬间明白了什么,又无法完全理解,想摸索着站起来,却被一股无形力量禁锢,无法动得分毫。
头脑中的声音轻轻说道:”放轻.松, 跟.我.来.“
声音刚落 ,四周就渐渐暗淡下去,卵形石室缓缓幻化为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沉寂虚空....
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缓缓的漂浮旋转起来,慢慢向下坠落,下坠的速度也愈来愈快,不停的坠向宇宙的最深处 。
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,远方的银河星系扑面而来,一瞬间极其璀璨的超新星大爆炸忽然在前方绽放开来。
不知何为时间、何为宇宙、何为星系.....
白眉感觉自己就像一粒微小的星尘,漂浮在无边无尽的暗夜虚空之中,又像一尾银色的小鱼儿,在亿万年的时光里飞速的穿行着...
无数生命影像从眼前一闪而过,无穷的概念在头脑中连续爆炸,多维平行宇宙百万年的争斗史一晃而过,神龙文明的坠落就在刹那间发生,庞大的超光速曲率飞船划过太阳系地球轨道的边缘,无数巨大的方块状龙胶囊带着火焰从天而降,坠落向太阳系、月球、地球,大陆上漫游的侏罗纪恐龙,瞬间迎来了灭顶之灾,无数巨型火山在刹那间愤怒的喷发....
一眨眼间,原始人类开始在草原上直立行走,手里握着第一件打磨过燧石刀工具........
神龙族恒生命的面孔一晃而过,耳中传来无限遥远的声音:“碳基生命.结合,破解.永生诅咒...”
无边无际扩展的黑色永恒中,白眉沉沉睡去。